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喜歡你我說了算 > 第10章 上課交頭接耳扣2分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xabaof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神經病啊?

    林薇抬頭望去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為卷子被毀,又被人說了風涼話,小前桌的眼底帶著微許怒意。

    不過在她碰觸到他的視線之前,她漆黑的眼底已經變成了平時乖巧柔怯的模樣。

    江宿又有點想笑了。

    見過變臉的,沒見過像她這樣秒變臉的。

    十幾歲的孩子,絕大多數都不善偽裝的,甚至連一些最基本的壞情緒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可他這個小前桌倒好,藏得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還真是能帶給人層出不窮的驚喜啊。

    江宿迎著林薇的目光,波瀾不驚的往前踏了一步,拉開自己的椅子,緩緩地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林薇看著他,他好整以暇的回視著她。

    兩人隔著一張桌子,靜靜地對峙了一會兒,林薇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這后桌有主了,不再是她可以為所欲為的后花園了。

    有點尷尬的林薇,顧不上跟他計較剛剛他隔岸觀火的風涼話,直接抓了卷子和草稿紙轉過身,趴回到了自己桌上。

    林薇剛坐好,椅子就被輕輕地敲了兩下。

    她沒理身后的江宿,過了一小會兒,江宿拿著筆戳了戳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不想回頭的林薇,撕了一塊草稿紙,寫了一行字,折疊了下,放手放在了后面的桌上。

    江宿盯著紙條看了兩眼,收回了正準備戳林薇肩膀的筆,拿起紙條打開。

    ……上課交頭接耳扣2分。

    江宿野著一張臉,看了眼不少交頭接耳的同學們,拿著紙條將林薇遺漏下來的那塊奧利奧一包,揚手穩穩地丟在了林薇的筆邊。

    林薇筆尖停頓了下,打開紙條,看到里面的奧利奧,默了幾秒,又重新包起來,塞進了課桌的垃圾袋里。

    林薇以為完事了,繼續提著筆做題,結果剛寫了個公式,她的椅背又被敲了兩下,她裝作聽不到,然后肩膀又被一支筆輕輕地頂了兩下,被騷擾的有點不高興的她,放下了筆,剛想轉身問他到底要怎樣,一張紙團穩穩地落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薇暗吸了一口氣,維持著自己乖乖女的形象,緩緩地拆開了紙條。

    很潦草的一行字,落入了她的眼底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,五個字還夾著一個拼音:我的juan子呢?

    林薇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三秒后,林薇翻開自己的卷子,發現下面還壓著一張一模一樣的卷子。

    她居然把江宿桌子上的那張卷子當成了自己的卷子給寫了。

    林薇盯著被自己弄臟的那張卷子看了幾秒,突然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還好她喜歡私下做卷子的時候,最后才寫名字。

    這張卷子被她弄臟了,她正發愁怎么辦。

    學校的老師都互相認識,她不想被曾減訓,更主要的是怕傳到宋錦耳朵里,讓宋錦以為她不夠乖。

    林薇想了又想,拿著那張被奧利奧弄臟的卷子,轉了身:“江同學?”

    江宿跟沒聽見似的,沒個正行的靠著椅背,不說話。

    林薇放軟了語調,又開口:“江同學?”

    江宿停了兩秒,掀了下眼皮,總算有了反應。

    就在林薇以為他要跟自己講話的時候,她看到他拿起桌子上的筆,在他考了2分的卷面上,狂草般的寫了一行字:上課交頭接耳扣2分。

    林薇:“……”

    礙于有事商量,林薇沒跟江宿計較,她回身趴在桌子上認認真真的寫了好一會兒字,然后折疊成小方塊,輕輕地放在江宿桌上,慢慢的推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看他沒接,就拿著筆尖將紙條又往前拱了拱,一時沒收住力,紙條掉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他抬頭看了她一眼,將紙條拿了起來,然后在她期待的注視下,慢慢悠悠的打開了紙條。

    “江同學:

    你不想總交白卷,被老師各種扣分吧?

    所以我們商量件事唄,我剛剛做的那張卷子,當成你的好不好?

    這樣你既不用扣分,還不需要做數學卷子了,也能順便幫我個忙。

    一舉三得。

    這個提議是不是很棒棒?

    你的前桌林薇。”

    林薇……

    江宿盯著這兩個字頓了片刻,將紙條往桌兜里一扔,然后胡亂抽了一個本子出來,隨便翻開了一頁,唰唰唰的在上面寫寫畫畫了一會兒,就將本子推到了林薇面前。

    “林同學:

    我就喜歡交白卷。

    宿。”

    宿你妹啊宿。

    她跟他有那么熟嗎?

    他備注個宿。

    林薇盯著“我就喜歡交白卷”沉默了幾秒,將紙條撕爛丟在了垃圾袋里。

    懶洋洋的靠著椅子,長腿蹬倒林薇椅腿的江宿,看到這一幕,心情莫名有點愉悅。

    小野貓要野起來了?

    半分鐘后,小野貓又遞給了他一張紙條。

    江宿有點期待的打開。

    “江同學,就當是幫幫我忙啦,拜托拜托拜托。”

    居然沒野起來?

    江宿略感失望,他默了會兒,又拋了張紙條給林薇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很熟?”

    林薇盯著這五個字張了張口,有點反駁不出來。

    縮寫帝說的沒毛病,他和她的確不熟。

    都求了人家兩次了,人家不想幫忙,再求下去就討人嫌了。

    雖然她覺得身后那位真的挺欠的,但為了她的清華夢,她……選擇忍。

    林薇提著筆,在紙條上又寫了幾個字,輕輕地放在了江宿桌上。

    江宿打開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打擾你了,江同學。”

    小隔壁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會卑微的人。

    他以為她會發飆的。

    江宿像是被什么東西噎住了一般,胸口莫名有些堵。

    過了不到五分鐘,他又折了回來。

    他這樣一進一出,鬧出的動靜有點兒大,惹得班里不少同學側目。

    返校第一天就強吻了個女同學的神經病大佬,表情不太良善。

    教室的交頭接耳,漸漸地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一團安靜中,江宿持筆唰唰唰的本子上寫了一陣兒,然后撕下那張紙,起身伸長了胳膊,將紙條塞到了林薇校服兜里。

    林薇扭頭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少年默著一張臉,坐回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林薇收回視線,在同桌白見頻繁投來的目光中,從兜里摸出紙條打開:“留個電話號碼,就算熟了。”

    PS:啊啊啊啊媽媽我磕到糖了!!!!!!孑風洗陳超話,大家記得去互動呀!!不能不愛陳爺和秦狗哇!另外記得投票票和豆豆~~~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湖南快3-北京快3 北京快3-欢迎您 安徽快3-推荐 上海快3-Home 河南快3-Welcome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重庆快3-Welcome 湖北快3-安全购彩 体彩快3-推荐 广西快3-欢迎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