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迷蹤諜影 > 第七百六十八章 少爺受審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xabaof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什么,龔先生是日本高級間諜?”

    一時間,田七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。

    龔先生,軍統巡視員,居然是個間諜?

    怎么會發生這樣的轉折?

    “不但是間諜,而且差點讓我們蒙受很大的損失。”

    孟紹原面色凝重:“田七,你那里有沒有龔先生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田七很肯定的回答道:“羽原光一也讓我尋找到龔先生,我看他的樣子并不是在那騙我。”

    孟紹原似乎有些明白了:“看起來,這位龔先生并不信任日本駐滬特務機關,也許他認為這里面有內鬼,可能會壞了他的計劃。”

    現在,對這位龔先生,自己所知不多,只知道他姓“柳川”,剩下的,能夠掌握的就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會躲在哪里?

    之前,他居住的地方都是軍統在上海的秘密地點,現在他的身份已經暴露,柳川肯定不會再住在這些地方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會離開上海。

    那天如果他要在三個地方同時對軍統三巨頭動手,肯定還有手下。

    從對石橋弄現場的調查來看,屋子里安裝了炸藥。

    而且對面的屋子也被人租了下來。

    二樓甚至還擺了來不及喝完的酒。

    那么,柳川的手下起碼有七八個人。

    這么多人會藏在哪里?

    假設日本上海特務機關真的不知道柳川的事情,在沒有幫助的情況下,想要完美的隱藏起來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公共租界很大,但其實公共租界又很小。

    “還有一件事。”田七隨即說道:“日本人似乎已經知道了蘇聯飛行員到達上海的事,據說,不是我們這里泄密,而是蘇聯內部泄密。”

    孟紹原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日本和蘇聯的較量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,雙方都在彼此的內部安插了間諜。

    蘇聯空軍援華之后,日本方面要求他們潛伏在蘇聯內部的間諜迅速找到證據,公布與眾,可以讓日本掌握輿論的主動權。

    日本間諜也成功的送出了幾份情報,包括這批援華飛行員的情況,但由于他的地位不高,所以一直沒有弄到確鑿的證據。

    就在日本間諜準備進一步行動的時候,蘇聯內務部及時的破獲了這起間諜案,將一張隱藏在自身內部的間諜網連根拔除。

    孟紹原問了聲:“日本方面準備怎么處置?”

    “他們接到的任務是,想盡辦法拖延阻止蘇聯飛行員離開上海,最好能夠秘密抓捕其中的一到兩人,撬開他們的嘴,從他們身上得到想要的證據。”田七立刻說道:“這是板內康英親自下達的命令,松本仁繼、谷繁原道等機關長都接到了命令。”

    孟紹原的腦海里隱隱的出現了一個計劃。

    而現在的當務之急,是要找到柳川的藏身點。

    “羽原光一和宮道宏史的競爭已經開始了。”田七繼續說道:“羽原光一多次繞過他的上級松本仁繼,直接找到板內康英匯報情報,板內康英也多次表達額對于羽原光一的支持。不過由于宮道宏史代表的是華北派,板內康英自身也是屬于華北派的,所以不能有過多的偏袒。這也就造成了一個后果,羽原光一和宮道宏史之間的競爭會變得越來越激烈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好的利用這一點。”孟紹原沉吟著:“或許會有奇效的。廖宇亭的情況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很不好。”田七嘆了一口氣:“有的時候,上午他被羽原光一提審,下午,廖宇亭又來了,目前他的身體狀況非常差,就連羽原光一派去的醫生,也建議暫時停止審訊。羽原光一倒愿意這么做,可是宮道宏史卻好像一條瘋狗,死死咬住了不肯松口。”

    孟紹原有了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。

    他根本沒有辦法救出廖宇亭。

    “我在嘗試著有沒有辦法改善一下廖宇亭的環境。”田七緩緩說道:“或者說,看有沒有機會把他營救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立刻停止。”孟紹原斷然說道:“廖宇亭已經暴露了,你還在潛伏著,絕不能因為這件事讓你也暴露。你不但不能對廖宇亭有任何的同情,相反,還要繼續充當羽原光一的幫兇!”

    聽起來有些殘忍,可必須要這么做。

    誰也救不了廖宇亭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太爺。”

    一聽說小太爺召見,常池州立刻第一時間飛奔而來。

    鏡湖老太爺派他跟隨小太爺,聽候指示調遣的時候,他還真沒當回事,認為這位小太爺不過是認識了老太爺,這才有了今日的江湖地位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自從蘇北之行后,他的看法算是起了徹底的改變了。

    小太爺了不起啊,一路上的所作所為,讓人心甘情愿的跟著他,和日本人死磕到底。

    “常池州,有件事情需要你去辦。”孟紹原拿出了幾張畫像,那是憑借著記憶,找人畫出來的柳川的模樣:

    “這個人躲在公共租界里,大約有七八個手下的樣子,甚至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小太爺要我找到這個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太爺,放心吧。”常池州接過了畫像。

    “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有沒有把握?”

    “小太爺,如果要找一個人,還真沒有把握,但那么多人,還是有辦法的。”常池州從容說道:“當年青幫叛徒胡老五悄悄潛回上海,老太爺下令緝拿,他也是帶著十來個人來的。弟兄們全部出動,沒兩天,就發現了胡老五的下落。

    為什么那么快?其實說起來也簡單,十來個人需要有一個落腳點,肯定不可能住在旅館,這樣目標太顯眼了。他們最好的藏身處,就是混在上海的各個弄堂里,在他們看來,這樣容易掩人耳目。可他們忘了一件事,我們青幫對這些地方再熟悉不過了。

    碼頭苦力、拉黃包車的、賣水果的,大多都和我們青幫有關系,只要我們把這些人發動起來,那么大的目標,很快就能發現。當年胡老五,就是這么被我們抓到的。怕就怕小太爺要的這個人,把手下分散開來,那就不好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的。”孟紹原很肯定地說道。

    柳川現在身份已經暴露,成了驚弓之鳥,他最怕的事情就是落到軍統手里,那一定會遭到慘烈的報復。

    所以,他絕對會把手下都帶在身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排好了這些事情,孟紹原終于回到了薔薇公館。

    自從尚倩怡來了后,這兩天孟少爺很有一些樂不思蜀的感覺啊。

    “紹原,回來啦。”蔡雪菲永遠都是那么的善解人意。

    “啊,回來了,回來了。”孟紹原唉聲嘆氣:“忙死了,好不容易有空,趕緊的回來看看你們。”

    一副情深意長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孟少爺,這兩天都在忙什么呢?”祝燕妮漫不經心的問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別提了,一個日本高級特務進了上海。”孟紹原隨口說道:“這家伙給我們造成了很大的麻煩,在那到處找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祝燕妮忽然說道:“你的元帥也和你一起在抓這個日本特務?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孟紹原心里一怔。

    叛徒,一定有叛徒出現自己。

    還沒等他想到誰是“叛徒”,蔡雪菲已經笑著說道:“紹原,別瞞了,我們都知道了,那個什么花國大元帥尚倩怡來上海了,就住在國際飯店,這幾天你一直都和他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誰是叛徒?

    葛經理?不會,這人是出了名的嘴緊。

    甘寧、許諸?

    不會,他們可是自己的心腹。

    再說了,出賣老板那可是容易讓老板給小鞋穿的。

    “孟少爺,您可是真風流啊。”祝燕妮語帶譏諷:“這眼看著我們就要離開上海了,你還巴巴的把什么大元帥弄到上海,一刻都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冤啊。”孟紹原連聲叫冤:“不是我讓她來的,是她自己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也難怪。”祝燕妮性子急:“畢竟那個大元帥是出身堂子里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燕妮。”孟紹原臉色一板,打斷了祝燕妮的話:“尚倩怡的確是出身在堂子里的,可人家跟我的時候可是千真萬確的大姑娘。而且,這個堂姐,才救了你們男人一條命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蔡雪菲、祝燕妮、山下由梨愛同時變色。

    孟紹原也不隱瞞什么,除了牽扯到秘密不能說的,他把尚倩怡怎么救自己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幾個女人聽的冷汗都下來了。

    蔡雪菲嚇得一把抓住了孟紹原的手:“你,你差點被炸死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我?周區長和程書記也都差點被炸死。”孟紹原苦笑一聲:“你們男人要真被炸死了,滿大上海,誰還能保護你們?所以尚倩怡是我們孟家的大恩人!要不然。”

    他冷哼一聲:“你們肚子里的孩子,差點還沒生下來就沒爹了。”

    蔡雪菲后怕不已:“那這位尚姑娘,真的是我們孟家的大恩人了。紹原,你把她請來,我們得好好的謝謝她。”

    祝燕妮也為自己剛才的話感到后悔,嘟囔了一下嘴:“反正你孟少爺風流成性,這薔薇公館,再多一個你孟少爺的女人也沒什么。”

    孟紹原心中大樂,本來還在想著怎么和她們說尚倩怡的事呢,現在好了,所有的麻煩都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只是,那個叛徒是誰?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湖南快3-北京快3 北京快3-欢迎您 安徽快3-推荐 上海快3-Home 河南快3-Welcome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重庆快3-Welcome 湖北快3-安全购彩 体彩快3-推荐 广西快3-欢迎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