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劍徒之路 > 第2218章 各奔東西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xabaof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又是數年過去,因為兩人各自都處于一種凝神潛思的狀態,命運之道也不像其他大道那樣表現的驚天動地,而是著重于一些冥冥中的東西,所以,也沒人來刻意打擾。

    一日,一人一鳥同時睜開眼,時間快到了,

    命運大道碑位于一個叫晁的國度,距離這里還很遠,有至少數月的行程,等他們飛過去,大概正逢資格競爭開始的時段,

    這一次,光十一娘沒讓李績扛著,終究不過是個玩笑,而且作為眾鳥之王,她對李績的飛行很是瞧不上眼,哪怕速度也并不比她慢多少,卻失之僵硬勉強,一點優雅風姿都沒有,

    一路無事,只是縱身前行,也沒有什么太古兇獸埋伏襲擊,但他們兩個都很清楚,如果天擇大陸的太古獸想要有所動作,那么就一定是在晁國等待,因為鳳凰根本不可能選擇其他的先天大道。

    這是必須要過的一關,像他們兩個這樣的,雖然互相挖苦看不上,但那只是互相尊重的另一種奇怪的表現方式,對天擇大陸的土著半仙,他們可從來也沒有真正的放在心上!

    鳳凰是萬鳥之王,從定道之戰開始就建立了對其他太古血脈獸的碾壓心態;李績則是人修巔峰,所處的層次不同,自然有關他人境界的看法就不同。

    這里的半仙,無論是人類還是太古兇獸,放在主世界中也就是外景天的水平,都遠遠比不上以精英為主的內景天,更別說在內景天中都鶴立雞群的李績。

    當然,這是總體來看的比較,也不排除有極個別的異類,主世界有像李績這樣的變態,天擇大陸就不能有真正的出類拔萃之士了?

    數月之后,在接近晁國時他們留意到了頭頂之上有窺覷的神識,那是明顯屬于太古兇獸的神識,很霸道,卻少了精細,

    李績一反常態,迎著那道神識就上,但對方顯然很小心,在意識到李績的接近后就立刻后撤,理論上他能最終追上它,但這需要時間,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光十一娘皺皺眉,“你無需為我掃清障礙!沒必要,也掃不清!

    這里是他們的老巢,能殺的完么?”

    李績嘆了口氣,顯然,太古兇獸們對局勢把握的很清楚,一是因為和鳳凰同行的人類太過兇殘,二來鳳凰在開闊空間的速度優勢無與倫比,想在大陸上對鳳凰展開追殺,無異于癡人說夢,最好的辦法就是,在競爭命運大道碑的進入資格時,在命運空間之內使用手段!

    對光十一娘來說,如果她在命運空間內感覺不是對手,當然可以脫離出去,但進入命運空間是她繞不過去的一個坎,不在這里體悟這里的命運大道,她就永遠看不到天擇大陸的出口在哪里!

    太古兇獸只要死死的守住杳國的命運大道碑,就能扼住鳳凰的軟肋,一次不行就等下一次,總有一天把鳳凰扼殺在天擇大陸!

    “你這一次必須進去,越往后拖,就越是麻煩,兇獸會越來越多……”

    光十一娘目露寒光,“我管它來多少,殺了便是,又能怎樣?”

    李績心中暗暗叫苦,他發現自己出的這個主意有些魯莽,這鳳凰明顯是個驕傲不肯退縮的,如果真的在命運空間和一眾太古兇獸血戰,再不肯脫離空間的話,一旦有個閃失,他也得跟著倒霉!

    怎么處理這件麻煩呢?

    兩人順利的趕到了晁國,光十一娘也順利的報了名,然后便大搖大擺的等待,一點低調的意思也沒有,看起來這是和太古兇獸們卯上了。

    還有數日時間,李績覺的自己得做點什么,可不能讓這光鳥栽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我去逛逛街景,享受些美食,一起?”

    光十一娘習慣性拒絕,正好給了他獨自活動的空間。

    在這地方,他也是兩眼一摸瞎,沒有人脈,沒有朋友,想做點什么都無處下手;當初把這只光鳥拉進來真的是一個錯誤,不過細想起來,有所失也有所得,知道了很多真正的仙界密辛,又學到了最純粹的命運之道,得失之間,誰又說的清楚呢?

    ……晁國,是天擇大陸有數的大國,作為一個擁有先天大道碑的國度,他們的整體實力在所有的國度中都是排在前列的,簡單的說,半仙層次的長老就有十八名,還有數位客卿半仙長老,這就是底蘊,來自命運大道玄奧而又令人捉摸不定的神秘。

    長老們現在聚集在光谷,這里也是命運大道碑的位置,等待數日后的群英薈萃;相對于殺戮大道碑,從歷史結果來看,歷次在命運空間參加競爭名額的結果,死傷很少,大都以修士之間命運大道的比拼而結束,這是大道本身的性質所決定,倒不是修士們就比他處的修士來的善良。

    每個大道碑考驗修士的方向都不同,有的比的直接,就是活的留死的走,比如殺戮,生死,毀滅;但也有的比的卻是道境的運用,比如命運,道德,造化等等,各有其妙,各遵其理。

    所以來這里看熱鬧的就幾乎沒有什么閑人,一群人在命運空間中賭命運,也沒什么看頭,甚至都看不出結果,忒般無趣。

    但這一次命運大道碑的開啟,卻有些不同!

    “太古兇獸參與的有些多,這就根本不是它們的大道,來這里的目的不言而喻,無非是要在競爭時搞事情,我以為,此風不可漲!

    拿我們這里當什么地方了?它們太古血脈獸之間的矛盾,大可在外面解決,現在想通過命運空間來殺人,是視我們人修于無物么?”

    一名年輕的長老不滿道,

    眾人皆沉默不語,道理是這個道理,但問題是怎么管?不讓太古兇獸們參加?這違背了鴻茅大道的基本原則,不可行。

    一個年長長老淡聲道:“千安,慎言!你與太古獸有隙,那是私事,不可公器私用,妄改規則!

    這次的狀況,明擺著是它們太古獸之間的私人恩怨,其實于我人類無干!

    領頭的陸大先生也和我打過招呼,它們此行,只為解決恩怨,不參加人類命運大道比拼,自然也不搶占名額,事成即走,絕不留戀!

    如果我們拒絕,就是把太古獸之間的仇怨拉到自己身上,雖然我人類也不怕它太古獸,但真正較真起來,我晁國先吃虧卻是一定的,又是何苦?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湖南快3-北京快3 北京快3-欢迎您 安徽快3-推荐 上海快3-Home 河南快3-Welcome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重庆快3-Welcome 湖北快3-安全购彩 体彩快3-推荐 广西快3-欢迎您